kk Blog —— 通用基础

date [-d @int|str] [+%s|"+%F %T"]

Linux内核的自旋锁

http://www.wowotech.net/kernel_synchronization/460.html

自旋锁用于处理器之间的互斥,适合保护很短的临界区,并且不允许在临界区睡眠。申请自旋锁的时候,如果自旋锁被其他处理器占有,本处理器自旋等待(也称为忙等待)。

进程、软中断和硬中断都可以使用自旋锁。

自旋锁的实现经历了3个阶段:

(1) 最早的自旋锁是无序竞争的,不保证先申请的进程先获得锁。

(2) 第2个阶段是入场券自旋锁,进程按照申请锁的顺序排队,先申请的进程先获得锁。

(3) 第3个阶段是MCS自旋锁。入场券自旋锁存在性能问题:所有申请锁的处理器在同一个变量上自旋等待,缓存同步的开销大,不适合处理器很多的系统。MCS自旋锁的策略是为每个处理器创建一个变量副本,每个处理器在自己的本地变量上自旋等待,解决了性能问题。

入场券自旋锁和MCS自旋锁都属于排队自旋锁(queued spinlock),进程按照申请锁的顺序排队,先申请的进程先获得锁。

1. 数据结构

自旋锁的定义如下:
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include/linux/spinlock_types.h
typedef struct spinlock {
	union {
		struct raw_spinlock rlock;
		...
	};
} spinlock_t;

typedef struct raw_spinlock {
	arch_spinlock_t raw_lock;
	...
} raw_spinlock_t;

可以看到,数据类型spinlock对raw_spinlock做了封装,然后数据类型raw_spinlock对arch_spinlock_t做了封装,各种处理器架构需要自定义数据类型arch_spinlock_t。

spinlock和raw_spinlock(原始自旋锁)有什么关系?

Linux内核有一个实时内核分支(开启配置宏CONFIG_PREEMPT_RT)来支持硬实时特性,内核主线只支持软实时。

对于没有打上实时内核补丁的内核,spinlock只是封装raw_spinlock,它们完全一样。如果打上实时内核补丁,那么spinlock使用实时互斥锁保护临界区,在临界区内可以被抢占和睡眠,但raw_spinlock还是自旋锁。

目前主线版本还没有合并实时内核补丁,说不定哪天就会合并进来,为了使代码可以兼容实时内核,最好坚持3个原则:

(1)尽可能使用spinlock。

(2)绝对不允许被抢占和睡眠的地方,使用raw_spinlock,否则使用spinlock。

(3)如果临界区足够小,使用raw_spinlock。

2. 使用方法

定义并且初始化静态自旋锁的方法是:

1
DEFINE_SPINLOCK(x);

在运行时动态初始化自旋锁的方法是:

1
spin_lock_init(x);

申请自旋锁的函数是:

1
2
3
4
5
(1)void spin_lock(spinlock_t *lock); 申请自旋锁,如果锁被其他处理器占有,当前处理器自旋等待。
(2)`void spin_lock_bh(spinlock_t *lock);` 申请自旋锁,并且禁止当前处理器的软中断。
(3)`void spin_lock_irq(spinlock_t *lock);` 申请自旋锁,并且禁止当前处理器的硬中断。
(4)`spin_lock_irqsave(lock, flags);` 申请自旋锁,保存当前处理器的硬中断状态,并且禁止当前处理器的硬中断。
(5)`int spin_trylock(spinlock_t *lock);` 申请自旋锁,如果申请成功,返回1;如果锁被其他处理器占有,当前处理器不等待,立即返回0。

释放自旋锁的函数是:

1
2
3
4
(1)void spin_unlock(spinlock_t *lock);
(2)void spin_unlock_bh(spinlock_t *lock); 释放自旋锁,并且开启当前处理器的软中断。
(3)void spin_unlock_irq(spinlock_t *lock); 释放自旋锁,并且开启当前处理器的硬中断。
(4)void spin_unlock_irqrestore(spinlock_t *lock, unsigned long flags); 释放自旋锁,并且恢复当前处理器的硬中断状态。

定义并且初始化静态原始自旋锁的方法是:

1
DEFINE_RAW_SPINLOCK(x);

在运行时动态初始化原始自旋锁的方法是:

1
raw_spin_lock_init (x);

申请原始自旋锁的函数是:

1
2
3
4
5
(1)raw_spin_lock(lock) 申请原始自旋锁,如果锁被其他处理器占有,当前处理器自旋等待。
(2)raw_spin_lock_bh(lock) 申请原始自旋锁,并且禁止当前处理器的软中断。
(3)raw_spin_lock_irq(lock) 申请原始自旋锁,并且禁止当前处理器的硬中断。
(4)raw_spin_lock_irqsave(lock, flags) 申请原始自旋锁,保存当前处理器的硬中断状态,并且禁止当前处理器的硬中断。
(5)raw_spin_trylock(lock) 申请原始自旋锁,如果申请成功,返回1;如果锁被其他处理器占有,当前处理器不等待,立即返回0。

释放原始自旋锁的函数是:

1
2
3
4
(1)raw_spin_unlock(lock)
(2)raw_spin_unlock_bh(lock) 释放原始自旋锁,并且开启当前处理器的软中断。
(3)raw_spin_unlock_irq(lock) 释放原始自旋锁,并且开启当前处理器的硬中断。
(4)raw_spin_unlock_irqrestore(lock, flags) 释放原始自旋锁,并且恢复当前处理器的硬中断状态。

3. 入场券自旋锁

入场券自旋锁(ticket spinlock)的算法类似于银行柜台的排队叫号:

1
2
3
(1)锁拥有排队号和服务号,服务号是当前占有锁的进程的排队号。
(2)每个进程申请锁的时候,首先申请一个排队号,然后轮询锁的服务号是否等于自己的排队号,如果等于,表示自己占有锁,可以进入临界区,否则继续轮询。
(3)当进程释放锁时,把服务号加一,下一个进程看到服务号等于自己的排队号,退出自旋,进入临界区。

ARM64架构定义的数据类型arch_spinlock_t如下所示:

1
2
3
4
5
6
7
8
9
10
arch/arm64/include/asm/spinlock_types.h
typedef struct {
#ifdef __AARCH64EB__     /* 大端字节序(高位存放在低地址) */
	u16 next;
	u16 owner;
#else                    /* 小端字节序(低位存放在低地址) */
	u16 owner;
	u16 next;
#endif
} __aligned(4) arch_spinlock_t;

成员next是排队号,成员owner是服务号。

在多处理器系统中,函数spin_lock()负责申请自旋锁,ARM64架构的代码如下所示:
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21
22
23
24
25
26
27
28
29
30
31
32
33
34
35
spin_lock() -> raw_spin_lock() -> _raw_spin_lock() -> __raw_spin_lock()  -> do_raw_spin_lock() -> arch_spin_lock()

arch/arm64/include/asm/spinlock.h
static inline void arch_spin_lock(arch_spinlock_t *lock)
{
	unsigned int tmp;
	arch_spinlock_t lockval, newval;

	asm volatile (
	ARM64_LSE_ATOMIC_INSN (
		/* LL/SC */
		"   prfm    pstl1strm, %3\n"
		"1:   ldaxr   %w0, %3\n"
		"   add   %w1, %w0, %w5\n"
		"   stxr   %w2, %w1, %3\n"
		"   cbnz   %w2, 1b\n",
		/* 大系统扩展的原子指令 */
		"   mov   %w2, %w5\n"
		"   ldadda   %w2, %w0, %3\n"
		__nops(3)
	)

	/* 我们得到锁了吗?*/
	eor   %w1, %w0, %w0, ror #16\n"
	cbz   %w1, 3f\n"
	sevl\n"
	2:   wfe\n"
	ldaxrh   %w2, %4\n"
	eor   %w1, %w2, %w0, lsr #16\n"
	cbnz   %w1, 2b\n"
	/* 得到锁,临界区从这里开始*/
	3:"
	: "=&r" (lockval), "=&r" (newval), "=&r" (tmp), "+Q" (*lock)
	: "Q" (lock->owner), "I" (1 << TICKET_SHIFT)
	: "memory");

第6~18行代码,申请排队号,然后把自旋锁的排队号加1,这是一个原子操作,有两种实现方法:

1)第9~13行代码,使用指令ldaxr(带有获取语义的独占加载)和stxr(独占存储)实现,指令ldaxr带有获取语义,后面的加载/存储指令必须在指令ldaxr完成之后开始执行。

2)第15~16行代码,如果处理器支持大系统扩展,那么使用带有获取语义的原子加法指令ldadda实现,指令ldadda带有获取语义,后面的加载/存储指令必须在指令ldadda完成之后开始执行。

第21~22行代码,如果服务号等于当前进程的排队号,进入临界区。

第24~27行代码,如果服务号不等于当前进程的排队号,那么自旋等待。使用指令ldaxrh(带有获取语义的独占加载,h表示halfword,即2字节)读取服务号,指令ldaxrh带有获取语义,后面的加载/存储指令必须在指令ldaxrh完成之后开始执行。

第23行代码,sevl(send event local)指令的功能是发送一个本地事件,避免错过其他处理器释放自旋锁时发送的事件。

第24行代码,wfe(wait for event)指令的功能是使处理器进入低功耗状态,等待事件。

函数spin_unlock()负责释放自旋锁,ARM64架构的代码如下所示:
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spin_unlock() -> raw_spin_unlock() -> _raw_spin_unlock() -> __raw_spin_unlock()  -> do_raw_spin_unlock() -> arch_spin_unlock()

arch/arm64/include/asm/spinlock.h
static inline void arch_spin_unlock(arch_spinlock_t *lock)
{
	unsigned long tmp;

	asm volatile(ARM64_LSE_ATOMIC_INSN(
	/* LL/SC */
	"    ldrh   %w1, %0\n"
	"    add   %w1, %w1, #1\n"
	"    stlrh   %w1, %0",
	/* 大多统扩展的原子指令 */
	"    mov   %w1, #1\n"
	"    staddlh   %w1, %0\n"
	__nops(1))
	: "=Q" (lock->owner), "=&r" (tmp)
	:
	: "memory");
}

把自旋锁的服务号加1,有两种实现方法:

(1)第7~9行代码,使用指令ldrh(加载,h表示halfword,即2字节)和stlrh(带有释放语义的存储)实现,指令stlrh带有释放语义,前面的加载/存储指令必须在指令stlrh开始执行之前执行完。因为一次只能有一个进程进入临界区,所以只有一个进程把自旋锁的服务号加1,不需要是原子操作。

(2)第11~12行代码,如果处理器支持大系统扩展,那么使用带有释放语义的原子加法指令staddlh实现,指令staddlh带有释放语义,前面的加载/存储指令必须在指令staddlh开始执行之前执行完。

在单处理器系统中,自旋锁是空的。

1
2
3
4
5
6
7
8
9
10
include/linux/spinlock_types_up.h
typedef struct { } arch_spinlock_t;
函数spin_lock()只是禁止内核抢占。
spin_lock() -> raw_spin_lock() -> _raw_spin_lock()
include/linux/spinlock_api_up.h
#define _raw_spin_lock(lock)             __LOCK(lock)
#define __LOCK(lock) \
  do { preempt_disable(); ___LOCK(lock); } while (0)
#define ___LOCK(lock) \
  do { __acquire(lock); (void)(lock); } while (0)

4. MCS自旋锁

入场券自旋锁存在性能问题:所有等待同一个自旋锁的处理器在同一个变量上自旋等待,申请或者释放锁的时候会修改锁,导致其他处理器存放自旋锁的缓存行失效,在拥有几百甚至几千个处理器的大型系统中,处理器申请自旋锁时竞争可能很激烈,缓存同步的开销很大,导致系统性能大幅度下降。

MCS(MCS是“Mellor-Crummey”和“Scott”这两个发明人的名字的首字母缩写)自旋锁解决了这个缺点,它的策略是为每个处理器创建一个变量副本,每个处理器在申请自旋锁的时候在自己的本地变量上自旋等待,避免缓存同步的开销。

4.1. 传统的MCS自旋锁

传统的MCS自旋锁包含:

(1)一个指针tail指向队列的尾部。

(2)每个处理器对应一个队列节点,即mcs_lock_node结构体,其中成员next指向队列的下一个节点,成员locked指示锁是否被其他处理器占有,如果成员locked的值为1,表示锁被其他处理器占有。

结构体的定义如下所示:

1
2
3
4
5
6
7
8
9
typedef struct __mcs_lock_node {
	struct __mcs_lock_node *next;
	int locked;
} ____cacheline_aligned_in_smp mcs_lock_node;

typedef struct {
	mcs_lock_node *tail;
	mcs_lock_node nodes[NR_CPUS];/* NR_CPUS是处理器的数量 */
} spinlock_t;

其中____cacheline_aligned_in_smp 的作用是:在多处理器系统中,结构体的起始地址和长度都是一级缓存行长度的整数倍。

当没有处理器占有或者等待自旋锁的时候,队列是空的,tail是空指针。

图 4.1 处理器0申请MCS自旋锁

如图 4.1所示,当处理器0申请自旋锁的时候,执行原子交换操作,使tail指向处理器0的mcs_lock_node结构体,并且返回tail的旧值。tail的旧值是空指针,说明自旋锁处于空闲状态,那么处理器0获得自旋锁。

图 4.2 处理器1申请MCS自旋锁

如图 4.2所示,当处理器0占有自旋锁的时候,处理器1申请自旋锁,执行原子交换操作,使tail指向处理器1的mcs_lock_node结构体,并且返回tail的旧值。tail的旧值是处理器0的mcs_lock_node结构体的地址,说明自旋锁被其他处理器占有,那么使处理器0的mcs_lock_node结构体的成员next指向处理器1的mcs_lock_node结构体,把处理器1的mcs_lock_node结构体的成员locked设置为1,然后处理器1在自己的mcs_lock_node结构体的成员locked上面自旋等待,等待成员locked的值变成0。

图 4.3 处理器0释放MCS自旋锁

如图 4.3所示,处理器0释放自旋锁,发现自己的mcs_lock_node结构体的成员next不是空指针,说明有申请者正在等待锁,于是把下一个节点的成员locked设置为0,处理器1获得自旋锁。

处理器1释放自旋锁,发现自己的mcs_lock_node结构体的成员next是空指针,说明自己是最后一个申请者,于是执行原子比较交换操作:如果tail指向自己的mcs_lock_node结构体,那么把tail设置为空指针。

4.2. 小巧的MCS自旋锁

传统的MCS自旋锁存在的缺陷是:结构体的长度太大,因为mcs_lock_node结构体的起始地址和长度都必须是一级缓存行长度的整数倍,所以MCS自旋锁的长度是(一级缓存行长度 + 处理器数量 * 一级缓存行长度),而入场券自旋锁的长度只有4字节。自旋锁被嵌入到内核的很多结构体中,如果自旋锁的长度增加,会导致这些结构体的长度增加。

经过内核社区技术专家的努力,成功地把MCS自旋锁放进4个字节,实现了小巧的MCS自旋锁。自旋锁的定义如下所示:

1
2
3
4
5
include/asm-generic/qspinlock_types.h

typedef struct qspinlock {
	atomic_t  val;
} arch_spinlock_t;

另外,为每个处理器定义1个队列节点数组,如下所示:

1
2
3
4
5
6
7
kernel/locking/qspinlock.c
#ifdef CONFIG_PARAVIRT_SPINLOCKS
#define MAX_NODES  8
#else
#define MAX_NODES  4
#endif
static DEFINE_PER_CPU_ALIGNED(struct mcs_spinlock, mcs_nodes[MAX_NODES]);

配置宏CONFIG_PARAVIRT_SPINLOCKS用来启用半虚拟化的自旋锁,给虚拟机使用,本文不考虑这种使用场景。每个处理器需要4个队列节点,原因如下:

(1) 申请自旋锁的函数禁止内核抢占,所以进程在等待自旋锁的过程中不会被其他进程抢占。

(2) 进程在等待自旋锁的过程中可能被软中断抢占,然后软中断等待另一个自旋锁。

(3) 软中断在等待自旋锁的过程中可能被硬中断抢占,然后硬中断等待另一个自旋锁。

(4) 硬中断在等待自旋锁的过程中可能被不可屏蔽中断抢占,然后不可屏蔽中断等待另一个自旋锁。

综上所述,一个处理器最多同时等待4个自旋锁。

和入场券自旋锁相比,MCS自旋锁增加的内存开销是数组mcs_nodes。

队列节点的定义如下所示:

1
2
3
4
5
6
7
kernel/locking/mcs_spinlock.h

struct mcs_spinlock {
	struct mcs_spinlock *next;
	int locked;
	int count;
};

其中成员next指向队列的下一个节点;成员locked指示锁是否被前一个等待者占有,如果值为1,表示锁被前一个等待者占有;成员count是嵌套层数,也就是数组mcs_nodes已分配的数组项的数量。

自旋锁的32个二进制位被划分成4个字段:

(1) locked字段,指示锁已经被占有,长度是一个字节,占用第0~7位。

(2) 一个pending位,占用第8位,第1个等待自旋锁的处理器设置pending位。

(3) index字段,是数组索引,指示队列的尾部节点使用数组mcs_nodes的哪一项。

(4) cpu字段,存放队列的尾部节点的处理器编号,实际存储的值是处理器编号加上1,cpu字段减去1才是真实的处理器编号。

index字段和cpu字段合起来称为tail字段,存放队列的尾部节点的信息,布局分两种情况:

(1) 如果处理器的数量小于2的14次方,那么第9~15位没有使用,第16~17位是index字段,第18~31位是cpu字段。

(2) 如果处理器的数量大于或等于2的14次方,那么第9~10位是index字段,第11~31位是cpu字段。

把MCS自旋锁放进4个字节的关键是:存储处理器编号和数组索引,而不是存储尾部节点的地址。

内核对MCS自旋锁做了优化:第1个等待自旋锁的处理器直接在锁自身上面自旋等待,不是在自己的mcs_spinlock结构体上自旋等待。这个优化带来的好处是:当锁被释放的时候,不需要访问mcs_spinlock结构体的缓存行,相当于减少了一次缓存没命中。后续的处理器在自己的mcs_spinlock结构体上面自旋等待,直到它们移动到队列的首部为止。

自旋锁的pending位进一步扩展这个优化策略。第1个等待自旋锁的处理器简单地设置pending位,不需要使用自己的mcs_spinlock结构体。第2个处理器看到pending被设置,开始创建等待队列,在自己的mcs_spinlock结构体的locked字段上自旋等待。这种做法消除了两个等待者之间的缓存同步,而且第1个等待者没使用自己的mcs_spinlock结构体,减少了一次缓存行没命中。

在多处理器系统中,申请MCS自旋锁的代码如下所示:
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spin_lock() -> raw_spin_lock() -> _raw_spin_lock() -> __raw_spin_lock()  -> do_raw_spin_lock() -> arch_spin_lock()

include/asm-generic/qspinlock.h

#define arch_spin_lock(l)         queued_spin_lock(l)

static __always_inline void queued_spin_lock(struct qspinlock *lock)
{
	u32 val;

	val = atomic_cmpxchg_acquire(&lock->val, 0, _Q_LOCKED_VAL);
	if (likely(val == 0))
		return;
	ueued_spin_lock_slowpath(lock, val);

第7行代码,执行带有获取语义的原子比较交换操作,如果锁的值是0,那么把锁的locked字段设置为1。获取语义保证后面的加载/存储指令必须在函数atomic_cmpxchg_acquire()完成之后开始执行。函数atomic_cmpxchg_acquire()返回锁的旧值。

第8~9行代码,如果锁的旧值是0,说明申请锁的时候锁处于空闲状态,那么成功地获得锁。

第10行代码,如果锁的旧值不是0,说明锁不是处于空闲状态,那么执行申请自旋锁的慢速路径。

申请MCS自旋锁的慢速路径如下所示:
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21
22
23
24
25
26
27
28
29
30
31
32
33
34
35
36
37
38
39
40
41
42
43
44
45
46
47
48
49
50
51
52
53
54
55
56
57
58
59
60
61
62
63
64
65
66
67
68
69
70
71
72
73
74
75
76
77
78
79
80
81
82
83
84
85
86
87
88
89
90
91
92
93
94
95
kernel/locking/qspinlock.c

void queued_spin_lock_slowpath(struct qspinlock *lock, u32 val)
{
	struct mcs_spinlock *prev, *next, *node;
	u32 new, old, tail;
	int idx;

	...
	if (val == _Q_PENDING_VAL) {
		while ((val = atomic_read(&lock->val)) == _Q_PENDING_VAL)
		cpu_relax();
	}

	for (;;) {
		if (val & ~_Q_LOCKED_MASK)
			goto queue;

		new = _Q_LOCKED_VAL;
		if (val == new)
			new |= _Q_PENDING_VAL;

		old = atomic_cmpxchg_acquire(&lock->val, val, new);
		if (old == val)
			break;

		val = old;
	}

	if (new == _Q_LOCKED_VAL)
		return;

	smp_cond_load_acquire(&lock->val.counter, !(VAL & _Q_LOCKED_MASK));

	clear_pending_set_locked(lock);
	return;

queue:
	node = this_cpu_ptr(&mcs_nodes[0]);
	idx = node->count++;
	tail = encode_tail(smp_processor_id(), idx);

	node += idx;
	node->locked = 0;
	node->next = NULL;
	...

	if (queued_spin_trylock(lock))
		goto release;

	old = xchg_tail(lock, tail);
	next = NULL;

	if (old & _Q_TAIL_MASK) {
		prev = decode_tail(old);
		smp_read_barrier_depends();

		WRITE_ONCE(prev->next, node);

		...
		arch_mcs_spin_lock_contended(&node->locked);

		next = READ_ONCE(node->next);
		if (next)
			prefetchw(next);
	}

	...
	val = smp_cond_load_acquire(&lock->val.counter, !(VAL & _Q_LOCKED_PENDING_MASK));

locked:
	for (;;) {
		if ((val & _Q_TAIL_MASK) != tail) {
			set_locked(lock);
			break;
		}

		old = atomic_cmpxchg_relaxed(&lock->val, val, _Q_LOCKED_VAL);
		if (old == val)
			goto release;

		val = old;
	}

	if (!next) {
		while (!(next = READ_ONCE(node->next)))
			cpu_relax();
	}

	arch_mcs_spin_unlock_contended(&next->locked);
	...

release:
	__this_cpu_dec(mcs_nodes[0].count);
}

第8~11行代码,如果锁的状态是pending,即{tail=0,pending=1,locked=0},那么等待锁的状态变成locked,即{tail=0,pending=0,locked=1}。

第14~15行代码,如果锁的tail字段不是0或者pending位是1,说明已经有处理器在等待自旋锁,那么跳转到标号queue,本处理器加入等待队列。

第17~21行代码,如果锁处于locked状态,那么把锁的状态设置为locked & pending,即{tail=0,pending=1,locked=1};如果锁处于空闲状态(占有锁的处理器刚刚释放自旋锁),那么把锁的状态设置为locked。

第28~29行代码,如果上一步锁的状态从空闲变成locked,那么成功地获得锁。

第31行代码,等待占有锁的处理器释放自旋锁,即锁的locked字段变成0。

第32行代码,成功地获得锁,把锁的状态从pending改成locked,即清除pending位,把locked字段设置为1。

从第2个等待自旋锁的处理器开始,需要加入等待队列,处理如下:

(1) 第37~43行代码,从本处理器的数组mcs_nodes分配一个数组项,然后初始化。

(2) 第46~47行代码,如果锁处于空闲状态,那么获得锁。

(3) 第49行代码,把自旋锁的tail字段设置为本处理器的队列节点的信息,并且返回前一个队列节点的信息。

(4) 第52行代码,如果本处理器的队列节点不是队列首部,那么处理如下:

1)第56行代码,把前一个队列节点的next字段设置为本处理器的队列节点的地址。

2)第59行代码,本处理器在自己的队列节点的locked字段上面自旋等待,等待locked字段从0变成1,也就是等待本处理器的队列节点移动到队列首部。

(5) 第67行代码,本处理器的队列节点移动到队列首部以后,在锁自身上面自旋等待,等待自旋锁的pending位和locked字段都变成0,也就是等待锁的状态变成空闲。

(6) 锁的状态变成空闲以后,本处理器把锁的状态设置为locked,分两种情况:

1)第71行代码,如果队列还有其他节点,即还有其他处理器在等待锁,那么处理如下:

q第72行代码,把锁的locked字段设置为1。

q第83~86行代码,等待下一个等待者设置本处理器的队列节点的next字段。

q第88行代码,把下一个队列节点的locked字段设置为1。

2)第76行代码,如果队列只有一个节点,即本处理器是唯一的等待者,那么把锁的tail字段设置为0,把locked字段设置为1。

(7) 第92行代码,释放本处理器的队列节点。

释放MCS自旋锁的代码如下所示:

1
2
3
4
5
6
7
8
9
spin_unlock() -> raw_spin_unlock() -> _raw_spin_unlock() -> __raw_spin_unlock()  -> do_raw_spin_unlock() -> arch_spin_unlock()

include/asm-generic/qspinlock.h
#define arch_spin_unlock(l)       queued_spin_unlock(l)

static __always_inline void queued_spin_unlock(struct qspinlock *lock)
{
	(void)atomic_sub_return_release(_Q_LOCKED_VAL, &lock->val);
}

第5行代码,执行带释放语义的原子减法操作,把锁的locked字段设置为0,释放语义保证前面的加载/存储指令在函数atomic_sub_return_release()开始执行之前执行完。

MCS自旋锁的配置宏是CONFIG_ARCH_USE_QUEUED_SPINLOCKS 和CONFIG_QUEUED_SPINLOCKS,目前只有x86处理器架构使用MCS自旋锁,默认开启MCS自旋锁的配置宏,如下所示:
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arch/x86/kconfig

config X86
	def_bool y
	...
	select ARCH_USE_QUEUED_SPINLOCKS
	...


kernel/kconfig.locks

config ARCH_USE_QUEUED_SPINLOCKS
	bool
config QUEUED_SPINLOCKS
	def_bool y if ARCH_USE_QUEUED_SPINLOCKS
	depends on SMP